哈乐国际传媒|农村墙体广告发布施工服务商!

农村墙体广告小康味更浓

2018-10-29 00:28


  以前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教育刷墙,后来是“某某创造,最好猪料”的农资刷墙,再到如今,汽车、电子产品、快速消费品、商品房等新鲜物件都纷纷出现在农村的墙体广告上。

       据国内较大的农村墙体广告公司村村乐统计,在公司各行业农村墙体广告的占比中,农资类广告从2011年的76%陡降至2015年的8%,汽车类广告从2011年的3%升至2015年的23%,电商类广告更是从无到有,2015年已达到42%。
       春节期间,记者在各地农村的走访中也发现,农村墙体广告的内容越来越时髦,透出了浓浓的“小康”味。
买大件,耐用品消费受青睐
       “买某某汽车,就到洛阳吉众4S店”,在河南省洛阳市寇店镇一处新建厂房外,这条红底白字的广告分外惹眼。在一家乡镇企业做技术员的张师傅说,这几年镇区道路越修越好,四通八达,好多工人都把摩托车淘汰了,开着小汽车来上班。他去年刚花了将近10万元全款买了一辆国产运动型汽车。“买了新车以后,假期带着全家人去市区购物,去周边景区旅游,心里可美!社会发展到这一步,咱能负担得起,就买呗!”
       别看张师傅今年快50岁了,他可是资深“网购迷”,儿子结婚全套婚庆用品都是他在网上“淘”的,买车也不例外。他先在专业汽车网站选中车型,然后去店里试驾。“这是刚上市的一款新车,一个区只有一个代理,幸亏我在网上查到了信息。”
       22岁的李翔去年从一家乡镇企业跳槽到洛阳市区某汽车店做销售,他说,“家用轿车在农村销量很大,年轻人结婚或者有了孩子以后,有条件的大都考虑买车。尤其是地理位置偏远的村子,结婚时更想买车。而且农村年轻人买车也越来越重视面子,一般要挑10万元以上的买。”
       在众多墙体广告中,以往只有在城市里才能看到的房地产广告也逐渐在农村“露脸”。从连霍高速偃师出口到寇店镇的路上,30分钟车程,就看到10多幅房地产广告,有的听起来还挺诱人,“一万抵两万”“首付只需要3.8万”。
       不过,这些广告吸引力到底有多大,还得打个问号。当地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在乡镇企业上班,结婚首选的还是自家宅基地上盖的新房,或者是就近建设的新型社区,远在县城或市区的房子,目前对他们的吸引力并不大。
过日子,日常消费更方便
      “这几年家具建材广告冒出不少,我家门口都贴上了两块。”家住云南临沧临翔区章驮乡勐旺村的俸光林指着新敷的水泥墙笑着说。
       就在不远处,安居“小洋楼”上的孔雀装饰广告与漫山的油菜花田交相辉映。“他们贴就贴吧,我家的窗帘用的就是他们的,还给优惠了不少呢。”俸光林说。
       自2013年当地政府开展住房扶贫工作以来,越来越多的村民和俸光林一样,住上了带阳台的三层“小洋楼”,这也让各大建材商嗅到了商机,纷纷打起广告。
       “村子到市区有一段距离,墙体广告是我们了解市场的一个窗口。”俸光林留意到,不少村民先通过村里的广告了解市场行情,做出决定后再进城购买,这样就不会出现到城里“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一定程度上也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俸光林说。
       刚进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明源办事处城北村拱家屯,最抢眼的墙体广告就是“购物不用往城里跑,买啥都用农村淘宝”,这是屯子里最好的广告位。
       明水县以农为主,交通闭塞。来到明水县,却很少见到农药、种子、化肥这样的“老三样”墙体广告,处处涌动着电商经济的时尚春潮。
       在树人乡尖山村,年过六旬的刘忠江说起电商带来的便利,乐得合不拢嘴:“以前是人家买啥你买啥,现在是网上有啥都能买。问谁都不如问网,价格透明,送货便利。电商走进乡村,越来越接地气,我们老百姓也和时代密切相连了。”刘忠江说。
学技术,一技傍身不用愁
       “要娶媳妇先创业,想干餐饮先学习,到济南某某餐饮培训学校”“想创业,不求人;学本领,干餐饮,到济南某某餐饮培训学校”……在山东省安丘市凌河镇,济南一家餐饮培训学校的墙体广告映入记者眼帘。
       “一些餐饮、电脑、驾驶技术培训机构看准了农村劳动力富余、急需转移的契机。”凌河镇的一位基层干部说,初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很少留在家里,不少人都去上了技校。“技校来农村刷墙做广告,带走了一批农村年轻劳动力。”
       “以前,农民拿着铁锹在地里刨食,现在农业机械化程度高了,机器替代了人,劳动力富余得很!”凌河镇光甫村的一位农民跟记者说,“孩子在家也待不住,不让他们出去学学技术,在家闲着还可能学坏。”
       这位农民坦言,以前也没关注墙体广告,因为自己的孩子学习不好,想着得给他找条出路,才开始注意起来。后来他把孩子送到了电脑培训学校学技术,如今孩子已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在城市里立稳了脚跟。
       据介绍,这几年,农村墙体广告的确为农民学技术、学知识打开了一扇窗,也为农村孩子走向城市或者返乡创业提供了更多渠道。记者 智春丽 潘俊强 杨文明 袁 泉